近期数字货币数次大涨大跌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一时间市场观点针锋相对,众说纷纭。资产评级机构Weiss Ratings周三公布了首份对74种主流数字货币的评级报告,其中以太币的前景最被看好,比特币则处于中游水平。

  Weiss Ratings宣布给予以太币“B”评级,因其能从相对稳定技术升级及较快交易速度中获得优势。比特币仅获得“C+”评级,交易慢,成本高是主要劣势,虽然技术在不断革新,短时间内恐怕无法获得大幅改观。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担心评级可能引发数字货币价格波动造成损失。Weiss Ratings周三在声明中称公司网站遭遇了来自韩国的黑客攻击,企图阻止评级报告的公布。

  根据Weiss Ratings上周公布的评级标准,构建的电脑模型是基于风险、回报、技术及社会接纳程度来进行分析比较,进而给出最终结果。相关的评判标准基于过硬的数据和参数分析。当然也会在分析中制造一些特殊场景,如一些意外事件等。

  截至周四凌晨,根据CoinDesk报价,全球最大数字货币比特币盘中上涨1%,报10955美元。第二大数字货币以太币上涨约3%,报1019美元。比特币交易费中位数从前几周的10美元以上已经降至5美元,以太币的交易费中位数为0.85美元。

以太坊

  “V神” 故事,一个90后打造的以太传奇

  很多人都喜欢玩游戏,有的人玩游戏花了很多钱,有的人在游戏里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居然还有人因为游戏成为了亿万富翁。我们今天要讲的就是94年出生的Vitalik Buterin(以下称:布特林),他就是区块链平台以太坊(Ethereum)的创始人。

  他有着众多码农的特质:宅、爱捣鼓电脑、穿件T恤、爱打游戏、喜欢编程,如果还要说一个非典型的特点,那就是他和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一样,大学读了一半就辍学了。

  作完了介绍,就得讲重点了。布特林在07年开始沉迷于魔兽世界游戏,并且一发不可收拾玩了好几年,那时候他才13岁,经常一坐在电脑面前就是一整天,每天打魔兽。其实和网瘾少年没什么两样,如果故事这么写下去,也就没有今天区块链领域的知名平台以太坊了,也没有今天的“天才神童”了。

  暴雪有一天对他心爱的术士动手了,取消了术士的“生命虹吸”技能。他觉得十分愤怒,并且多次发邮件和在官方论坛里联系了暴雪的工程师,要求他们还原这个技能,但是得到的回复都是出于游戏平衡才这么做的,不能恢复。

  布特林开始反思,在互联网游戏里,玩家作为参与方其实很弱势,强大的是游戏开发商,他们是一个游戏的中心。这种中心化服务的一个最大弊端就是,一切都是开发商说了算。而玩家只能选择被动接受,或者离开。

  他选择了离开魔兽,开始寻找有没有一种办法能够打破这种中心化的方式,直到他从他父亲那听到了比特币这种数字货币,一开始他和当时的人们一样,认为这种货币没有实际的价值。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偶然听到了有人谈论到比特币并非是官方发行,而是是一种去中心化的模式,他开始决定研究这个东西……

  试想,在区块链的世界里,所有事物都是去中心化的:从一个应用,到一家公司,都必须通过每个人来贡献,大家遵守共同制定的规则。这个想法,深深地吸引了布特林。从小受游戏文化影响的布特林,向来厌恶扮演反面角色的大政府和大财团。

  于是,他走上了和很多天才一样的道路——辍学。当时刚刚进入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布特林满脑子都是比特币。他唯一的想法是出去走走,和全世界的区块链爱好者交流和互相学习。

  这个想法受到了他父亲的反对,同样是程序猿的父亲希望儿子毕业之后可以进入苹果或者谷歌。好在,父亲算得开明,他也看透了儿子不安分的本质,对布特林说,“辍学后的人生会更加充满挑战性,但你也会学到很多。”

  2013年,布特林从滑铁卢辍学,并开始周游世界,在阿姆斯特丹、旧金山、以色列等城市开始游学。

  游学的同时,他还开始撰写有关比特币的刊文,一篇稿费五个比特币(放到今天就是一篇60,000美元……噢不对57,000美元……又不对……)。

  在当时,五个比特币仅价值3.5美元,但即便如此,布特林却乐在其中。之后,这份兼职因为网站关闭而停止,布特林就决定自己创立一家媒体,名为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这份杂志之后被BTC Media所收购。

  2013年年末,游学归来后的布特林有了些新想法。

  当时的比特币爱好者正在全力以赴地为比特币增加更多的功能性,打造比特币2.0。但布特林认为,建立一个全新的编程语言才是比特币的当务之急。出于安全原因,比特币的开山鼻祖中本村用了一种复杂的脚本语言编写了比特币协议,然而这种语言有意地限制了交易的复杂性,也导致了比特币一直没有开枝散叶,孵化出更多的应用。

  比特币协议自然是不能重写了,可如果是用一种通用的脚本语言,打造一款新的计算平台和新的加密货币呢?布特林很快写下了一篇白皮书,并在文中介绍了以太坊。

  19岁的布特林给他的好友们发了一份白皮书,建议设计一种新的比特币。这款新的比特币将基于通用的编程语言,可以用来创建各种各样的应用,比如社交、交易、游戏……

  布特林发给了15个人,这15个人又相继发给了他们的好友。一传十,十传百,布特林的想法很快就在比特币社区里炸开了锅。

  布特林本以为自己的想法还存在不少漏洞,谁想到竟然受到了一致好评。不少人竟为了这个前卫的想法兴奋到不能自已,亲自找上门希望和布特林一起合作。

  如前面所言,这份白皮书迅速在比特币社区里流传,并“出乎意料”地受到了同行们的认可。布特林自己都没有想到以太坊会如此受欢迎。信心大增的布特林,在2014年年初联合几位合伙人开始动手。他们通过ICO的方式来为新的加密货币以太币募集资金。以太本就是一种在科学理论下还未证实的物质,这也暗含了布特林对以太的期待。

  和其他的加密货币一样,布特林决定用ICO的方式进行众筹,用户可以用比特币来预购以太币。以太币的定价是2000个以太币=1个比特币,按照当时每个比特币600美元的价格,一个以太币是0.3美元。

  最终,这次ICO一共募集了31,000个比特币,即1,800万美元,这让它成为了加密货币历史上价值第二高的ICO。 有了这笔钱,布特林n的团队很快在瑞士成立一家非盈利公司Ethereum Foundation。

  2015年6月,第一款以太坊发布,取名Frontier。所有承诺给早期投资者的以太币被顺利地交付,开发者们也开始在以太坊上编织他们的梦想。

  一场以太坊的去中心化革命就此到来。

  两年间,以太坊的出现激活了区块链背后的巨大潜力:以太币的价格在2017全年翻了85倍;由以太坊奠基的ICO在2017年成为最火的资金众筹方式,全球通过ICO募集了超过40亿美元;2017年,全球电子货币的市场总值从年初的180亿美元暴涨到5600亿美元。

  如果说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是区块链的创世者,那么如今24岁的布特林则是一手将区块链推上了浪潮之巅。为此,布特林还获得了一个昵称:V神。

  以太坊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叫做智能合约。

  可以将智能合约理解成一个数字化的、全透明的、去中心化的合约中介,帮助用户在以太坊上完成金钱,财产,股权或者任何有价值东西的交易。

  智能合约在其他加密货币中也可以被使用,但在以太坊里,智能合约的通用性和可塑性最高,用户想编写什么合约就编写什么合约。但随之而来的,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存在着许多安全隐患。

  2016年5月,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组织The DAO(Dis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完成了1.5亿美元的众筹。The DAO是一家以太坊的风险投资机构,通过智能合约的方式,投资以太坊内的初创和项目。The DAO的特点是不受任何组织控制,所有持有DAO代币的成员投票决定是否投资以太坊的应用。

  这笔众筹迅速地吸引了大众的瞩目,也包括了黑客。这些黑客们发现了The DAO智能合约中的代码错误,这些错误所引发的安全漏洞就好比你去ATM机随便拿几百万美元那样严重。

  2016年6月18日,The DAO遭受匿名的黑客攻击,价值5000万美元的以太币不翼而飞,这也成为了史上最大的一次数字劫案。一下子,所有的以太币持有者恐慌了。以太币从20美元一下子跌到10美元,市值蒸发5亿美元。

  说好的安全呢?说好的万无一失呢?

  被推在风口浪尖的布特林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更新以太坊区块链,修正The DAO。

  这个举动一下子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无论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币,创立伊始,都不允许更改和恢复,许多人认为此举违反了区块链创立的初衷。

  由于是以太坊的去中心化,布特林的决定必须通过大部分用户的认可。结果,以太坊分成了两派,一派是经典以太坊(Etherum Classic),他们坚持区块链不容更改的初衷,留下来继续维护原有的以太坊;另一派则还是以太坊,有布特林带队,他们更新了以太坊的许多安全漏洞。这一次分裂也被称为硬分叉。

  好在,这一次分叉的结局是以太坊安稳度过危机——失去的5000多万美元被追回;无论是经典以太坊还是以太坊本身都继续得以发展。而市值跌到5美元的以太币,则在一年半之后暴涨到700美元。

  但即使以太坊发展的这么好,布特林却开心不起来。如今的以太坊似乎没有按照布特林的设想在正确的方向上发展。

  就在最近,布特林连发几条推特,告诫所有以太坊的用户成熟起来。他不希望以太币沦为人们投机生财的“郁金香”。

  布特林甚至还威胁道,“如果你们再这样的不成熟,我就将退出以太坊。”

  布特林不希望以太坊只是一场狂欢之下的投资泡沫,而是能够渗透进所有的工业中,将全世界的经济、社交、文化都去中心化。这一年,布特林东奔西走,在美国、俄罗斯、加拿大、亚洲等国家普及以太坊知识,以期帮助人们形成对以太坊的正确认识。虽然资本、区块链和以太坊走进了公众视野中,但离布特林想要实现的远大目标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布特林早就意识到自己与其他人不同,承担的使命也应该与众不同。在他眼里,天才有天才应该做的事情,V神的万里长征才刚刚开始。